蓬皮杜上海分館2019年開放, 法國總統馬克龍推進博物館“品牌”海外輸出

1月9日,法總統馬克龍在訪華期間透露了法國巴黎蓬皮杜國家藝術和文化中心將正式與上海西岸集團合作的消息。去年7月,蓬皮杜中心與上海西岸集團正式簽訂了為期5年的“臨時蓬皮杜”展陳合作項目協議,并將從2019年起在西岸美術館(暫名)駐留5年。近十幾年來,盧浮宮及蓬皮杜中心加速“品牌”對外輸出、出借冠名權、在海外積極建立臨時場館,在深入跨文化交流、豐富自身館藏的同時,也獲得了可觀的收入。蓬皮杜中心主席拉斯維捏在接受《費加羅報》電話采訪時說:“這將是一次深入的合作,目標當然是讓中西方世界的當代藝術產生對話?!蓖瑫r他透露,蓬皮杜中心與上海西岸的合約“法律上是可續的”。

1月8日,法國總統馬克龍攜夫人抵達中國,開始了為期3天的國事訪問。在到訪西安后,1月9日,馬克龍抵達北京,并在當天與中國國家領導人的會談中透露了法國巴黎蓬皮杜國家藝術和文化中心(Centre Pompidou)將正式與上海西岸開發(集團)有限公司合作的消息。

法總統馬克龍到訪北京,圖片來源:Le Figaro

蓬皮杜中心落戶上海的消息從2016年初起便時有傳出。2016年春,蓬皮杜先后參與舉辦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的展覽“重塑現代主義”及在日本東京舉辦的現代主義作品展,當時計劃在2017年于韓國首爾開設臨時展館、在2018年于中國設立另一臨時展館。去年7月有消息稱,蓬皮杜中心宣布與上海西岸集團正式簽訂了為期5年的“臨時蓬皮杜”展陳合作項目協議,并將從2019年起在徐匯濱江公共開放空間的西岸美術館(暫名)駐留5年。

西岸集團與蓬皮杜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簽署合作協議,圖片來源:上海市徐匯區委宣傳部

此番經由法總統馬克龍的發聲,蓬皮杜中心與上西岸合作的消息算是得到了 “最高級別”的官方確認。盡管馬克龍沒有透露更多的細節,法國《費加羅報》在其1月10日的報道中確認,上海的蓬皮杜中心將入駐上海西岸由英國建筑師大衛·奇普菲爾德(David Chipperfield)設計的近2.5萬平方米的空間中,并于2019年春正式開放。而上海市徐匯區委宣傳部同樣在1月10日宣布,在蓬皮杜和西岸為期5年(2019年至2024年)的合作中,將于中法兩地共同策劃舉辦逾20次不同主題和形式的現當代藝術展及活動,同時開展的還有學術研究、公共教育、公共文化場館管理人才培養等多方面交流活動,蓬皮杜中心也將借此機會開始對中國當代藝術的研究及收藏計劃。

馬克龍的“博物館外交”

“在滿懷敬意地與千年古國相約后,我們來感受中國當代藝術所傳達出的情感。對于我們這兩個恒久演進的文明來說,建立文化紐帶是必須的?!瘪R克龍于中國時間1月10日在 Twitter 上說,配圖是他與夫人在北京的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參觀時的照片。

馬克龍在 Twitter 上透露其到訪 UCCA,圖片來源:Twitter

UCCA為迎接法總統的到來,特意策劃了一場名為“獻給愛麗舍:中國當代藝術交流展”的展覽,匯集了包括徐冰、邱志杰、張曉剛、喻紅、曹斐等17位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而將自己到訪中國的重要一站放到798藝術區,馬克龍的“博物館外交”政策不言而喻。

馬克龍與夫人在 UCCA 觀展現場,圖片來源:UCCA

蓬皮杜中心最早在海外建立的臨時展館位于西班牙城市馬拉加(Málaga),這一展館于2015年3月23日在馬拉加“立方體文化中心”(El Cubo)經改造的展覽空間中開幕。在開幕的一年內,馬拉加的臨時場館達到了20萬的參觀人次,成為了蓬皮杜中心“未來在世界其他地方進行實驗的試驗場”。

 

盡管蓬皮杜中心的海外臨時展館計劃并非由國家啟動的項目,但很明顯,法國政府在項目的討論中充當著極為重要的角色。前法國總統奧朗德在2015年11月訪問韓國時亦討論過臨時展館事宜,當時陪同奧朗德出訪的人中就有蓬皮杜中心的主席塞爾熱·拉斯維捏(Serge Lasvignes)。

蓬皮杜中心主席塞爾熱·拉斯維捏,圖片來源:TANC

針對這次與上海西岸簽訂的合約,當時身在北京的拉斯維捏在接受《費加羅報》電話采訪時說:“這將是一次深入的合作,目標當然是讓中西方世界的當代藝術產生對話?!蓖瑫r他透露,蓬皮杜中心與上海西岸的合約“法律上是可續的”:“我們在當地的合作伙伴(上海西岸集團)將會負責博物館的運營。蓬皮杜中心則會通過借展、策劃特別展覽及針對藝術公共教育提供建議這幾方面介入項目?!?/p>

拉斯維捏同時也強調了蓬皮杜上海項目的在地性和獨特性:“上海和我們在馬拉加及布魯塞爾的項目都不同……這也得以讓我們了解中國的生態、挖掘未來的藝術家并于巴黎為這個生態提供更多的空間?!?/p>

 

法國博物館“品牌”輸出之路

 

近十來年,法國藝術機構的“國際化”之路越行越遠,而其最著名的兩家藝術機構——巴黎盧浮宮及巴黎蓬皮杜國家藝術和文化中心更是加速對外輸出。前蓬皮杜中心主席阿蘭·塞班(Alain Seban)在任期間啟動了在法國之外建立臨時場館的計劃;2016年在接受《藝術新聞》的采訪時,蓬皮杜中心的相關人員表示,該館現已成為一個“國際品牌”,已經準備好將其展覽活動輸出海外,不僅僅是借出藝術品和舉辦臨時展覽,更包括其展映項目、音樂會、舞蹈和其他表演活動、青少年項目和講習班等等,而國際范圍內的任何一間博物館都沒有向其海外分館提供如此完整的輸出。

位于巴黎的蓬皮杜國家藝術和文化中心,圖片來源:蓬皮杜中心

事實上,早在2006年,蓬皮杜中心就曾計劃在2007年于上海設立臨時展館,但這一計劃最終落空。積極推進海外拓展計劃的拉斯維捏曾在法國網媒《每日藝術》(Le Quotidien de l’Art)的采訪中表示,“我的目標是與法國國外的(藝術)中心開展對話,以此幫助我們建立未來的收藏?!边@當然是蓬皮杜海外擴張的一部分原因,但并不是全部。

 

不論是盧浮宮還是蓬皮杜中心,都曾在于海外設立展館之前在法國國內設立分館。2012年,盧浮宮耗資愈1.5億歐元在法國北部郊區失業率3倍于法國平均水平的煤礦城鎮朗斯(Lens)開設了分館 Louvre-Lens,意圖效仿古根海姆在西班牙畢爾巴鄂的做法,但就目前來看,這間分館尚未像畢爾巴鄂古根海姆美術館那樣成功;而建立于2010年的梅茲蓬皮杜中心(Centre Pompidou-Metz)也未激起太大水花。

西班牙馬拉加的蓬皮杜中心馬拉加臨時展館(Centre Pompidou Málaga),圖片來源:TANC

相比之下,將“品牌”輸出海外顯然更容易創收。馬拉加與蓬皮杜的合同持續5年,可以借展約100件作品,并舉辦兩場臨時展覽和其他活動;相應地,其臨時展館每年為蓬皮杜中心的“品牌”和對其展品的使用支付150萬歐元的費用,而這筆費用由馬拉加當地政府和其他組織負擔。對于因政府削減支出而減少了9%預算的蓬皮杜中心而言,沒有理由拒絕這筆可觀的收入,尤其博物館同時也可以“讓當地藝術家參與其中,以迎合新興藝術家的創作并以此豐富蓬皮杜的館藏”。

蓬皮杜中心馬拉加臨時展館正在舉辦的“弗里達與我”(Frida y yo)展覽現場,圖片來源:TANC

除了上海,布魯塞爾也將在2020年建成蓬皮杜分館,未來也將會有更多的蓬皮杜分館出現在世界各地。

 

相比蓬皮杜中心,盧浮宮的“品牌”輸出除了經濟創收,也極富政治意味。2007年,時任法國總統的希拉克和文化部長德瓦布爾仍達成了與阿布扎比政府的合作;緊接著,在2009年,法國于阿布扎比建立永久軍事基地。此外,根據協議,阿布扎比政府須向法國政府支付4億歐元以換取30年零6個月的“盧浮宮”冠名權,還需為其他一系列博物館活動額外支付逾6億歐元。

 

阿布扎比盧浮宮開幕當天,法國總統馬克龍親自參與了揭幕。很顯然,就像他到訪盧浮宮一樣,這位年輕的法國總統對北京藝術園區的造訪,除了他對藝術的興趣之外,還有更豐富的意味與更積極的行動。

 

撰文 謝斯曼

福建11选5即乐彩开奖